书画中的雅俗如何看待

更新时间:2018-12-14 09:36:12   【关闭分    享:
    书画中的雅俗怎样去看待呢?我想这个问题可能要根据每个人的心理和眼光看待的不同吧,下面就来给打击分享一下,书画中的雅俗怎样去被看待。
    中国画里雅俗的评议得有1500多年了,南齐谢赫评毛惠远的画"力遒韵雅",陆杲"跨迈流俗",又说姚昙度"奇正咸宜,雅郑兼善",算是目前所知早以雅俗品评绘画的例子。
    什么叫"雅郑"呢,孔子说"恶郑声之乱雅乐",郑国的音乐就是"雅"的对立面。"雅郑"和"奇正"一样,都是对立的两个字。孔子尚礼,所以儒家推崇的雅主要是"正",道德的正、名义的正、行为的正,正人君子即儒士之雅。
    刘勰在《文心雕龙》中对雅俗的定义就是:"雅即正,俗即奇。"但是道家的思想却呈现出另一面向,《庄子》中说:"礼者,世俗之所为也;真者,所以受于天也,自然不可易也,故圣人法贵天真,不拘于俗。
    "它认为循礼守制是世俗的行为,而法天贵真、大朴不雕的"真",才是人生的高境界,这种崇尚天然的思想对中国传统美学有很大影响。一个是崇尚道德之"正",一个是崇尚天人之"真".
    这两种思想孕育出两种形态的中国美学,却又能兼容具通,毕竟人生无非是"进则仕,退则隐"两条道路,而像范蠡那样既能出将入相又能相忘江湖,才足以勾勒出传统文人对于人生的想象。
    其实说到这儿也就差不多了,毕竟笔墨格法气韵一类,靠语言是无可表述的。只要传统审美背后的儒道观念,看画时自然会有所裨益。举个栗子,我前段时间看到郑板桥的一段题跋,他说:"水仙,一名雅蒜,取其根本相类也。
    既有雅蒜,岂可无俗蒜乎?官贫无肉食,用烧酒嚼蒜,玩画亦可于粗豪中见些雅况。"水仙虽雅,究其根本也只是蒜而已。郑板桥为代表的扬州八怪。
    正是将儒家中的"正",变为道家中的"真",他们既世俗,又尚雅,既贫贱,又不凡,以人生之际遇,发心灵之写照。他们雅的奇崛,雅的俗不可耐。
    其实按这般思路想来,"抠脚仙女"和"吃蒜雅士"竟有异曲同工之妙。ps:再做一个小的延伸:再说到这个"郑声"的问题上,郑声是在周王室衰微,礼崩乐坏之际郑国民间流行的小调,多描绘男女爱情之事。
    对于极力维护周礼的孔子来说是难以容忍的,所以他说"郑声淫",这里的淫是指过度的意思,也就是说郑声"逾矩"了。从这里我很可以看出,儒家的美学思想里的雅,不仅仅是反对恶俗低俗,也反对民俗通俗。
    这也就造成了儒家的雅就是士夫的雅,是先有高低才有的雅俗,也因此在中国书画历史,特别是文人画史上,很多的"雅"是只赠酬,不买卖的。
    但在商品经济高度发展的明清时期,出现了大批以鬻画为生的职业画人,他们中也有很多文人,那么此时儒家的观念就与自身的处境相抵牾了,所以扬州八怪又民俗又高雅,又奇崛又雅正的风格,才显得分外珍贵。
小编:lifang